您的位置:首頁 > 食藥 > 保健食品

河南焦作男童被幼兒園老師投毒致腦死亡,為嚴懲嫌犯官方要求家屬放棄治療

時間:2019-10-16 來源:津云鋒聲

河南焦作男童被幼兒園老師投毒致腦死亡,為嚴懲嫌犯官方要求家屬放棄治療

  再過二十來天就是王俊熙5歲的生日了,這個身長一米多一點的小人兒閉著眼睛躺在小兒重癥監護室(PICU)里,沒有知覺,這種情況已經持續了近7個月。2019年3月27日,焦作市解放區萌萌幼兒園發生投毒事件,23名孩子亞硝酸鈉中毒,22名孩子獲救,只有1個孩子再也沒能醒來,他就是王俊熙。但現在他已不是一個單純的病人,他是一起刑事案件的重要證據,他的身上還匯聚著太多分歧和矛盾。他的頭腫得很大,臉上沒有一點血色,但仍然需要活著,如果沒有意外,他將在腦死亡的狀態中迎來自己5歲的生日。

  醫生此前為家屬拍攝的PICU內的俊熙

  因為腦水腫 眼睛嘴巴都已閉不上

河南焦作男童被幼兒園老師投毒致腦死亡,為嚴懲嫌犯官方要求家屬放棄治療

  2019年3月27日晚,王俊熙因病情嚴重,從焦作市轉入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鄭東新區,入院后即被送入PICU,之后再也沒有出來,家長提供的危重患兒醫患溝通記錄單記載,患兒深度昏迷,刺激無反應,腦損傷重,隨時可能心臟驟停,死亡。

河南焦作男童被幼兒園老師投毒致腦死亡,為嚴懲嫌犯官方要求家屬放棄治療

  近日,記者以家屬身份進入PICU探望王俊熙,他的病床位于一個單間內,身上戴著心電監護,鼻子里插著氧氣管,呼吸機在前胸一起一伏,頭頂懸掛著一大袋黃色營養液,通過靜脈輸入維持生命,后腦勺枕著一個塑膠手套裝水扎口做成的水球。

河南焦作男童被幼兒園老師投毒致腦死亡,為嚴懲嫌犯官方要求家屬放棄治療

  與厚厚的被子下顯出的小小身形不相符的是他看起來大得有些怪異的頭,醫務人員告訴記者,王俊熙現在有腦水腫,他的臉是因腫而變大的,“腦水腫導致他的眼睛不能完全閉上,所以我們給他眼睛上蓋了凝膠,每天還要給他點眼藥水,他的嘴也閉不上,舌頭拉出來就垂在外面,不會自己收縮,讓他枕水球也是為了減輕他頭部的壓力。他的皮膚很干,需要護理,有時碰到他的腿,他會動一下,但那完全是反射性的,不代表有知覺。”

  監護顯示,王俊熙的血壓是38/69,心率131,護士說,王俊熙一直用著升壓藥,以前也出現過血壓過低的情況,但他自己能調整回來,這一次的低血壓目前還沒有調節過來,問題出在他的腦調節功能上。

  走出病房后,記者又以家屬身份向當日PICU值班醫生了解了王俊熙的病情,醫生告訴記者,王俊熙因亞硝酸鈉中毒轉院送入該院PICU,來時就無任何反應,7個月間,醫院多次組織專家評定,早已判定王俊熙為腦死亡,除非奇跡發生,否則不會有醒過來的可能,“他的肺部已有感染,他不可能一直這樣維持下去。”

  一家開辦了十幾年的“黑幼兒園”

  2014年,焦作市中站區啟心村的小伙子王海迎娶了附近村的女孩張月,同年11月,兩人的兒子降生,王海給兒子起名王俊熙,小名肉蛋。這個孩子是全家的寶,張月告訴記者,王俊熙的爺爺得了孫子后,拖著因腰間盤突出行走不便的腿在醫院里忙前忙后,高興得端著盆去洗尿布卻忘了拿尿布。小俊熙嘴很甜,奶奶下地回來他就撲上去抱著奶奶的腿喊“奶奶我好想你啊”,老人笑得合不攏嘴。

河南焦作男童被幼兒園老師投毒致腦死亡,為嚴懲嫌犯官方要求家屬放棄治療

  2018年,小俊熙到了入園年齡,父母決定送他去附近的那家萌萌幼兒園。“這家幼兒園是親戚推薦的,我姐的兩個小孩都在那上的,開了好多年,大概有將近20年了吧,我們都很放心,每個月學費400多元。”張月說。

  幼兒園分大、中、小三個班,園長范某某的妻子楊某某帶大班,投毒老師王某帶小班,另一老師帶中班,3月27日中毒的全部為中班學生。根據當地警方的通報,王某投毒系因與中班老師有矛盾而報復。

河南焦作男童被幼兒園老師投毒致腦死亡,為嚴懲嫌犯官方要求家屬放棄治療

  投毒案發生后,家長們才知道萌萌幼兒園一直沒有辦學資質,是一家“黑幼兒園”。“可誰會在入園時去盤問幼兒園是否證件齊全呢,何況它開了那么多年了。”張月說。

  已查封的幼兒園

河南焦作男童被幼兒園老師投毒致腦死亡,為嚴懲嫌犯官方要求家屬放棄治療

  門前責任牌上仍寫著“萌萌幼兒園”以及園長妻子的名字

  園方初稱“孩子發燒” 讓帶回家

  俊熙爺爺告訴記者,幼兒園每天9點20分有一頓加餐,事發那天加餐吃的是八寶粥,王某正是把亞硝酸鈉投入了八寶粥中。王海說,兒子平常飯量就比較大,他的病情最嚴重可能與吃得多有關。

  張月回憶,她在早上10點40分左右接到了園長范某的電話,說她兒子生病了,讓她過去一趟,張月當時離幼兒園比較遠,于是給丈夫打電話,讓他先過去看看。11點多,她接到丈夫的電話,得知兒子是中毒,已送往當地醫院搶救。

  王海在接到妻子電話后十幾分鐘內就趕到了幼兒園,到達時現場一片慌亂,“有小孩躺在幼兒園門前的空地上,園長老婆抱著我兒子,孩子不睜眼,臉色發青,喊他沒反應。園長老婆一開始跟我說孩子發燒了,讓我帶回家,但我抱孩子時發現孩子軟得掂不起來,我說這肯定不是發燒,然后園長老婆說去醫院。”

  王海與幼兒園老師一起坐車將孩子送往當地醫院,同車有包括王俊熙在內的4個比較嚴重的孩子。“到了醫院醫生就判斷是中毒,驗了血查出是亞硝酸鈉中毒,然后馬上用了亞甲藍,亞甲藍是專門治療亞硝酸鈉中毒的藥。”王海說。

  張月趕到醫院時,小俊熙正在ICU搶救,張月看到兒子戴著呼吸機,眼睛微微睜著,她和丈夫守在醫院一整天,直到晚上,醫生建議他們將孩子轉院去鄭州,小俊熙成了23個中毒患兒中唯一一個轉往鄭州治療的。“醫生跟我們交代病情說,孩子送來后兩度心臟停跳,醫生們用心肺復蘇把孩子救了回來。”王海告訴記者,他還記得轉入鄭州大學一附院時,醫生說孩子送到時已經沒有自主呼吸了,如果路上有什么意外,就根本不用往鄭州送了。

  投毒老師全程冷靜旁觀 當日下午被警方帶走

  俊熙爺爺告訴記者,投毒老師王某今年三十多歲,是焦作市解放區西王褚村的村民。

  王海趕到幼兒園時,王某也在現場,后來送醫時,王某也在車上,王海印象里,她從始至終都很冷靜,一言不發地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

  張月回憶,她下午1點左右趕到醫院時,也看到了王某在現場,“園長當時還在說是不是八寶粥里的豆子有問題,王某就聽著,什么都不說,后來警察來了,把老師們挨個帶出去問話,然后王某就被帶走了。”

  “拔管”拉鋸戰

  小俊熙被送入小兒ICU后,他的爺爺、奶奶、爸爸、媽媽每天24小時坐在ICU外,隨時等候被醫生叫,可惜醫生從來沒有帶來過好消息,告訴他們的無非是孩子仍然沒有反應、孩子的血壓偏低、孩子的肺部感染又加重了等等。起初,焦作市解放區派了幾名工作人員與家屬一起守在ICU外,并不斷對他們進行安撫。“解放區教育局的李局長那時說這事一定要好好解決,讓我們放心,我們要求教育局把園長叫過來給個說法,園長來了說不管多少錢他都賠。”張月說。

河南焦作男童被幼兒園老師投毒致腦死亡,為嚴懲嫌犯官方要求家屬放棄治療

  5月21日,園長范某某在支付了10萬元賠償款后又給王海寫了一份保證書,保證在法院判決前向其支付剩余補償款,但未寫明剩余補償款的具體金額。張月告訴記者,一位法律援助律師計算后告訴他們,家屬約可獲得70余萬的賠償款,這個數額,俊熙的爺爺認為過低,他曾對區政府的工作人員表示要求得到200萬的賠償,而后他們覺得事情就開始向不好的方向發展,陪同的工作人員從三四個減少到一個直至沒有,但區政府仍按時支付孩子的醫療費及家屬的陪同花費,至今已支付了一百二三十萬元。對于自己曾經喊出200萬的事,俊熙爺爺有些懊惱,“哎,那就是氣話,不同意可以談嘛,不能一下子就沒回音了啊。”

  范某某寫的保證書

  結合孩子送入醫院時的狀態以及入院后的反應,雖然無人通知,俊熙的父母和爺爺奶奶也越來越清楚地意識到,孩子醒不過來了,在解放區政府委托醫院和他們談過讓孩子器官捐獻的事以后,他們更加確定了這一點,轉而開始希望盡快解決這個問題,讓孩子離開前少受點罪,也讓家庭盡快回到正軌。“我們耗不起了。”俊熙爺爺說。

  但家屬覺得區政府似乎沒有積極解決問題的態度,張月告訴記者,政府方面從不主動約他們談或是告知處理進展,他們只得一趟趟地跑區政府、教育局、公安局等部門,獲得的答復卻與前期大不相同。“他們說要解決,我們就先簽字同意給孩子拔管,然后走法律途徑,通過訴訟得到賠償。園長也說走法律途徑,法院判多少他就賠多少。”俊熙爺爺告訴記者。

河南焦作男童被幼兒園老師投毒致腦死亡,為嚴懲嫌犯官方要求家屬放棄治療

  俊熙的家人不接受走法律途徑,他們看過別人打官司,不愿經歷漫長的訴訟過程的煎熬,他們還擔心即使法院判決幼兒園賠償他們,但幼兒園拒絕執行,他們也將無計可施,他們希望通過協商拿到賠償款后盡快了結此事,但得到的回答永遠是那句“你們先簽字放棄治療”。

  俊熙父親站在已查封的幼兒園門前

河南焦作男童被幼兒園老師投毒致腦死亡,為嚴懲嫌犯官方要求家屬放棄治療

  俊熙奶奶拿著孫子以前的玩具

  區政法委書記:我們希望嚴懲嫌疑人

  10月11日,記者以家屬身份與張月一起前往焦作市解放區人民政府,在區政府信訪接待室內,主管該案的區政法委孫書記和黃副書記接待了記者和張月。孫書記告訴記者,之所以不斷地和家屬提及放棄治療,是為了嚴懲犯罪嫌疑人,“這個孩子現在被評定為重傷二級,如果家屬同意放棄治療,我們的公安人員將陪同家屬一起去醫院簽字,那么這起投毒案造成的結果就是致一人死亡,如果以目前狀態起訴,這起投毒案造成的結果是致一人重傷,這兩個結果的量刑區別很大,這個案子全國都高度關注,我們希望嚴懲嫌疑人。”

  此次接待中,孫書記依然強調需通過法律途徑解決問題,如果要獲得賠償,需要家屬去起訴幼兒園,并表示在孩子死亡后,還需要進行尸檢,“尸檢是一定要做的,這是一份重要的證據。”

  尸檢正是家屬與官方的另一個重要分歧。

  “有病歷證明我孩子是因為亞硝酸鈉中毒入院的,那22個孩子不能做尸檢也能證明是亞硝酸鈉中毒,為什么就我孩子得做尸檢。”張月的不解幾乎上升為憤怒,“我孩子已經受了一次罪了,死后還要再受一次罪嗎?而且醫生告訴我們,孩子體內的亞硝酸鈉早就代謝完了。”

  針對家屬指出的官方態度消極的問題,接待中,記者詢問案發后的幾個月中,事件解決為何遲遲無進展,黃副書記皺著眉頭回答:“就是因為賠償的問題,一直說不通。”

  孫書記表示,最近區政府將有所行動,也將主動與家屬聯系。

  聽到這里,已經有些煩躁的張月突然放下手中的紙杯站起來說:“走了。”而后徑自走出了信訪中心。在信訪中心外,張月的情緒爆發了,“他們說我們一直要賠償,根本不是那樣,他們從來不主動找我們談,我們找他們也越來越費勁,張嘴就是簽字放棄治療、做尸檢,他們就是故意在拖。”

  尸檢是否必要 幼兒園園長為何“沒事”?

  北京市京師(鄭州)律師事務所刑事重案部主任張冬冬律師告訴記者,他也認為尸檢是應該要做的,“別的孩子沒死但這個孩子死了,要排除別的死亡原因,病歷并不能替代尸檢報告,尸檢報告是定案的重要證據。致一人重傷和致一人死亡的量刑肯定是不一樣的,致一人重傷很難判處死刑。”

  此外,在與孫書記交流時,記者證實了案發后,雖然萌萌幼兒園被查封,但園長范某夫婦并未被采取強制措施。“老師故意投毒,和園內設施有問題導致幼兒死亡的性質是不一樣的,這不是管理不當的問題,和幼兒園有證沒證也沒關系,不能因此追究園長的刑事責任,只能對他進行民事索賠。”張冬冬律師說。

  根據王海夫婦的講述,他們在幼兒園加餐時間1小時20分鐘后才接到園方打來的電話,但亞硝酸鈉的發病通常不需要這么久。“亞硝酸鈉1-2克就能致成年人死亡,病情嚴重程度與攝入量有關,一般攝入半小時中毒癥狀就會顯現,如嘴唇青灰。”知名法醫胡志強告訴記者。

  亞硝酸鈉是強氧化劑,攝入后會造成組織缺氧,給人體帶來損傷,因而救治是否及時成為了治療的關鍵。幼兒園事發后80分鐘園長才通知王俊熙的家長,且初稱孩子發燒要求家長帶回,這一過程是否是對搶救時機的貽誤,是否應該被追究法律責任?“對于幼兒園里的孩子,園長負有教育管理和保護的義務,園長有義務及時發現問題并立即處置,如果發現問題不處置導致后果加重,刑法上稱之為不作為犯罪,可追究其刑事責任,不作為致人死亡,量刑可在有期徒刑3-10年間,但是否是不作為犯罪,要根據事實來判斷。”張冬冬律師說。

  事發至今 沒有一個官員被問責

  王海夫婦告訴記者,從事發至今,他們沒有聽說哪個官員被問責。在孫書記處,這一問題得到證實,截至目前,尚無官員被問責。

  “我們去找區教育局的李局長時提到了幼兒園無證的問題,李局長說他們可以督促幼兒園去辦證,可是這么多年了,幼兒園還是沒辦下來證啊。”張月說。業內人士告訴記者,幼兒園管理牽扯多個部門,主管單位應屬教育局。

  張冬冬律師表示,教育局明知幼兒園無證辦學但未對其進行處罰或采取其他措施,家屬可起訴教育局行政不作為。

  10月11日,醫生告訴守在醫院的俊熙爺爺,俊熙的血壓依然很低,肺感染在加重。抽空時老人回去看過自己那九分菜地,荒草已經長了半人高,說到孫子,他隨時會哭出來。王海在醫院守了3個月后繼續外出打工了,生活還要繼續,只是每天上夜班的路上,他騎著電動車一邊聽歌,眼淚一邊嘩嘩地流。張月和婆婆原來除了務農就是在家帶孩子,俊熙出事后,她的婆婆每天話不停,誰講話她都要搶著說,張月說,婆婆以前不這樣,她是受了刺激。白天婆媳倆各自出門找事干或者瞎轉悠,待在家里,她們憋得難受。

  每周三是ICU的探視日,他們可以換上隔離服,戴上口罩、頭套和鞋套,用免洗消毒液搓搓手后,走過長長的走廊,去看一看靜靜躺在5號床上的小俊熙。

  津云新聞記者 顧明君

  (文中部分人物為化名)

相關閱讀

  再過二十來天就是王俊熙5歲的生日了,這個身長一米多一點的小人兒閉著眼睛躺在小兒重癥監護室(PICU)里,沒有知覺,這種情況已經持續了近7個月。2019年3月27日,焦作市解放區萌[詳細]
  #脫貧攻堅地方行#環球網系列網評三:聚合數據之力,打通精準扶貧“脈絡”  脫貧攻堅,既事關增進人民福祉,也事關鞏固黨的執政基礎,更事關國家長治久安。7月23日上[詳細]
  新華社哈博羅內7月26日電(記者楊孟曦)第12屆“漢語橋”世界中學生中文比賽博茨瓦納賽區決賽26日晚在博茨瓦納首都哈博羅內市落幕,14歲的參賽選手考尼·[詳細]
  新華社上海7月27日電(記者有之炘)運動時健碩的身體、交談時陽光的笑容、工作時專注的神情、沒有右前臂,第一次遇見上海市殘疾人聯合會維權處的工作人員楊曉春,不禁讓人聯[詳細]
  新華社里約熱內盧7月26日電(記者宮若涵)當地時間26日下午,中國和巴西建交45周年研討會在巴西里約熱內盧市舉行,兩國政府官員、學者以及企業界人士等200余人齊聚一堂,共同回[詳細]

關于我們 - 版權聲明 - 供稿服務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

中國市場新聞網 版權所有 郵箱:[email protected] QQ:375718127

未經中國市場新聞網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

河北快三平台 何为配资 幸运农场今天开奖结果 山东十一选五推荐真准 体彩大乐透怎么看中奖 宁夏11选5购彩平台 融金牛配资 江苏体育彩票七位数 股票开户程序 山西11选5前三遗漏 七乐彩玩法